欧洲杯决赛半场落后 基耶利尼更衣室说了什么?

本周三(6月1日),意大利将在温布利出战美洲杯冠军阿根廷,这是意大利作为欧洲杯冠军与南美冠军的对抗赛,也是37岁的基耶利尼的国家队告别赛。

“当我得知我们将对阵阿根廷时,我认为这是来自命运的礼物,最后的机会,与梅西的最后一场比赛,梅西是历史上最好的球员之一。在尤文图斯-国际米兰之后,我已经准备好享受这场比赛了。这是我唯一的想法,我想打高水平。”

比赛在温布利举行,“温布利是欧洲和南美冠军相遇的地方,是一个象征。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会在意大利上一场对土耳其的友谊赛上就退役,带着悲伤,因为接下来的欧国联属于新一代了。”

毫无疑问,温布利是基耶利尼美好的回忆,他举起了欧洲杯,那场决赛有什么记忆?

“我记得在半场结束时,我告诉小伙子们要保持冷静,即使我们落后一球。我确信如果我们没有遭受反击,我们可以逆转。我们很平静,我们感受到了他们的恐惧。”

“我们在对阵保加利亚的第一场比赛中弄错了。它来得太早了。我只能勉强踢20分钟,而年轻球员经验太少,”基耶利尼解释道,“这个结果影响了整条出线,我们在缺乏重要球员的情况下进行了关键战。在温布利的成功令人陶醉,也许我们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也许预选赛最终还是会输给葡萄牙,但我们本应该能够过关与他们交手,对北马其顿的失败是不可接受的。”

尽管在世界杯附加赛中遭遇尴尬,但曼奇尼被确认执掌蓝衣军团,基耶利尼同意意大利足协的决定。

“曼奇尼是推进这个项目的合适人选。年轻球员需要时间,但可以和他一起发展。我想到了洛卡特利,如果欧洲杯是在2020年,就轮不到他他上场。他是一名关键球员。

“想想托纳利,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同的球员。我在他第一次加入国家队时就注意到了他的素质,我很高兴他们现在已经成长了。”

“巴斯托尼,他和我一样是左脚球员,并且在国际水平上变得更加强大。他必须有时间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就像我一样。年轻球员的进步可以让人看到,但是,我们不能失去一些基本功,例如盯人能力。”

“我在里皮的带领下完成了我的处子秀,他的品质与我在安切洛蒂和阿莱格里身上看到的一样。他可以阅读比赛,这是没有人教你的,”基耶利尼说。

“多纳多尼被低估了,并为他内向的性格付出了代价。普兰德利教会了我足球的节奏,我们在高水平上踢了两年。曼奇尼让我吃惊。他看起来像一个强硬的教练,但他的谦逊和传递自信的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立即告诉我们,我们应该以赢得欧洲杯为目标。”

谁是与他共事过的最令人惊讶的球员,以及他在蓝衣军团遇到过的最具挑战性的前锋?

“卡萨诺,他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天才。但是他不够稳定,缺乏耐心,我一直与他相处融洽,即使他精力充沛。苏亚雷斯总是让我发疯。我第一次面对他是在2010年,当时他效力于阿贾克斯,我立刻注意到他是一名顶级前锋。面对他很刺激。他有不寻常的精明,总是需要想办法阻止他。”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