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小小罗」回归曼联:最完美的青春终章

上一次C罗引起世界体坛的共同关注,还是在欧洲杯赛场——因为在新闻发布会上公然推开了面前摆放的可乐,「C罗让可口可乐一夜蒸发40亿美元」等真假莫辨的流言,让这位葡萄牙巨星,霸占了各国社媒和新闻的头条。

两个月之后,36岁的C罗,又一次引发了世界足坛的震动:北京时间8月27日晚,C罗正式转会曼联,重回英超红魔的怀抱。

「曼联很高兴地确认,俱乐部已经与尤文图斯就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转会达成协议,但仍须就个人条款、签证和体检等方面达成一致。

克里斯蒂亚诺是五次金球奖得主,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迄今为止已经赢得了超过30个奖杯,包括五个欧洲冠军联赛冠军,四个国际足联世俱杯,七个在英格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联赛冠军,以及他为葡萄牙赢得的欧洲杯。

一则简短有力的官方声明,也正式宣告了C罗在尤文图斯生涯的终结。提前一年与「老妇人」结束合同的他,时隔12年,再次回到了英超。

据悉,罗纳尔多也已经最后一次造访了尤文图斯的训练场,并清空了他的储物柜,与俱乐部队友逐一告别。

本次C罗的转会敲定,可谓是「急行军」一般风卷残云——毕竟,就在北京时间8月27日晚上,C罗还待在曼城的转会名单上,且只待在曼城的转会名单上。

然而,在不到2小时内,C罗重回英超所披的战袍,就从「蓝色」逐渐变为了「红色」。

据媒体报道,在说服C罗「二进宫」这件事上,曼联名宿弗格森爵士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曼彻斯特晚报的塞缪尔·勒克赫斯特(Samuel Luckhurst)报道说,原本曼城是唯一对罗纳尔多感兴趣的俱乐部,但曼联随后便提交了一份合同报价,并且由弗爵爷亲自出面,与C罗进行了交谈。

2003年,时任曼联主帅的弗格森,以1220万英镑的价格,把年仅18岁的C罗带到了老特拉福德

而在弗爵爷之外,还有一位记者在舆论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就是意大利「转会专家」足球记者,法布里奇奥-罗曼诺(Fabrizio Romano)——在8月27日这一天里,罗曼诺发送了超过60条推特,事无巨细地跟进了C罗回归曼联的每一点进展。尽管许多条推特也充斥着「水分」,有着众多模棱两可的信息,但在转会风眼的罗曼诺,依靠着独家的信源,为自己再一次赚足了眼球。

然而,众多人所不知道的是,「转会专家」罗曼诺,如今仅仅28岁——1993年出生在那不勒斯的他,19岁时便加入了意大利天空体育,并与欧洲各地的俱乐部、经纪人和中介机构建立并建立了独家联系,正式开始了足球记者的生涯。

如今,罗曼诺在推特上已经拥有了超四百万粉丝,作为足坛最值得信赖的信源之一,每当新转会确认时,他都会在自己的社媒平台发出那句著名的「Here We Go」。

当然,C罗能够重回曼联,他的经纪人门德斯,自然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实际上,早在欧洲杯结束后,门德斯便向舆论放出了「C罗计划今夏转会」的风向,但在皇马瞄准姆巴佩以及大巴黎拿下梅西之后,C罗的下家选择,便只剩下了接连错过梅西与凯恩的曼城,以及他曾经效力过的曼联。

但在他的运筹帷幄之后,这笔震惊足坛的转会,拥有了一个看起来最完美的Happy Ending。

「对曼联球迷来说,这可能是故事上的一个完美结局,这种剧情和人设的完美统一,恰好帮助C罗(门德斯)和曼联(格雷泽)实现了商业利益的统一。对C罗而言,曼联是他在生涯后期保持自身市场价值的最佳落脚点;对曼联来讲,眼下找不到一个比C罗更能提升球迷关注度的偶像。疫情时代的足球,又是球迷大举回归球场的第一个赛季,商业利益的重要性对球队老板和经纪人来说不言而喻。」

自2018年C罗转会尤文图斯之后,在意甲的三个赛季里,他几乎为尤文图斯赢得了一切。两届意甲冠军、意大利杯冠军、超级杯冠军……然而,无法帮助尤文图斯再次加冕欧冠冠军,成为了C罗在尤文图斯时期的遗憾。

此外,随着尤文图斯在「后疫情时代」转向更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拥有罗纳尔多的成本压力在净工资和摊销之间变得更加突出。因此,在C罗合同只剩下一年的情况下,双方关于续约的谈判也近乎于停滞。特别在阿莱格里重回尤文图斯掌帅之后,他们也早已默默为C罗离开做着应对。

根据报道,相比较2009年C罗离开曼联时的9600万天价转会费,这次曼联仅仅支付了不到2000万欧元,便将他带回了家——不过,对于36岁的C罗来说,这笔转会费,在其背后巨大的经济效益面前,完全是九牛一毛。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格雷泽家族管理下的曼联精于算账,以至于曼联的球迷都养成了帮俱乐部算账的习惯。

从曼城手中光速抢到C罗,对于曼联而言财务上是否会有巨大的压力,便是很多球迷在惊讶与狂喜之后,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我们自然无法预知未来,拥有C罗的曼联可能迎来短暂的王朝,也可能带着巨大的遗憾草草收场。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曼联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值得冒险的决策」。

首先,从俱乐部的财政角度出发,曼联签下C罗的压力并不大。这一点最直观的体现就在于当曼城向C罗和尤文提出转会谈判后,曼联只用了短短的一个下午(英国时间),就完成了从提出offer到最终签约的闪电「截胡」。

在职业足坛的重磅转会中,这应该也是史无前例用时最短的一桩「截胡」。曼联不走程序,直接把人带走,支持这一果断决策的根据是什么?

根据罗曼诺团队在内的欧洲多个媒体透露,曼联签下C罗首先需要向尤文支付1280万英镑的固定转会费和680万英镑的浮动条款——这个出价就能让尤文同意放走C罗,可见葡萄牙人的去意已决。

而这个价位,在目前的英超转会市场中属于什么级别?类比可见分晓。南安普顿本赛季签下英冠布莱克本的前锋亚当·阿姆斯特朗,花了1500万英镑。

当然,熟悉职业足球商业运作的人都知道,转会费的多少与俱乐部所要进行的实际财务支出,并不一定划等号。这一方面是源于转会费用可能会以分期付款的形式支付,以摊薄转会成本。另一方面,俱乐部更大的财务压力,其实是源于球员的薪资。

据了解,曼联向C罗开出的合约,税前周薪为48万欧元,折合成年薪大约是2500万英镑——这意味着36岁重回英超的C罗,拿到的是英超联盟所有球员的最高薪。

从曼联财报可以看到,曼联的工资支出为2.84亿英镑,甚至2019/20赛季的工资支出,与2018/19赛季的3.32亿相比,还减少了近5000万英镑。那么,有意思的数学题来了:此前曼联签下桑乔和瓦拉内,他们的薪资分别是1820万和1770万英镑。而加上了C罗的2500万年薪,三位新援的年总薪资,正好5000万英镑出头。

由此可见,在俱乐部薪资空间方面(不包含转会预算),曼联是留有足够的空间签下C罗的。此外,相比起C罗在尤文拿到的税前3100万欧元的年薪,他个人为了重回曼联,也做出了降薪的决定。

基于曼联上赛季拿到联赛亚军,其英超版权收入的分成,相较于2020年的1.15亿英镑将有至少5000万英镑的增长。而新赛季英超全量开放现场观众,还将给俱乐部带来近1亿英镑的比赛日收入。

但从俱乐部运营的角度来看,向C罗开出的这份合同虽然在当下没有太大的影响,却也引发了不少连锁反应。

拿着英超第三高薪(1950万英镑)的德赫亚的去留,本来就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而随着C罗的到来,出售德赫亚或许会成为俱乐部平衡财政,维持健康的薪资体系的解决方案之一。

与此同时,C罗的顶薪一设,曼联续约博格巴、B费和拉什福德时球员和经纪人也就有了新的参照。而曼联想要续约锁定核心球员以保证俱乐部的长期发展,就面临着巨大的薪资压力——要知道,曼联目前当家核心B费目前的年薪,只有C罗的三分之一(800万英镑)。

不仅如此,在球队的技战术方面,C罗的到来,也让原本就痛苦挣扎在中锋位置的马夏尔腹背受敌——这位曾被红魔寄予厚望的法国前锋,很有可能因此离开老特拉福德。

当然,这些技战术和更衣室层面的难题,都是曼联主帅索克斯克亚的「幸福烦恼」。

说完C罗转会对于俱乐部未来财政和运营的影响,我们再说说更个人层面的C罗经济效应。

理所当然的,C罗在竞技上的巨大成功,也为他个人带来了极为丰厚的物质回报。

尽管欧洲杯上的「C罗让可口可乐一夜蒸发40亿美元」,已经被证实为是一句谣言(股价在C罗推可乐之前的数天便已下跌)。但这句传言的巨大流量,也从侧面说明了C罗巨大的个人经济价值。

作为世界范围内收入最高的运动员之一,根据福布斯在2018年的报道,C罗在皇马最后一个赛季的净收入(净工资,奖金与赞助),曾一度高达9200万欧元。

此外,C罗个人商企创造的收益,也往往高出其他俱乐部的整体价值。在众多的商业代言之外,而C罗也利用他的出色表现与个人形象,打造了独有品牌「CR7」,其旗下主要业务包括:香水,服饰,鞋履,内裤,酒店……甚至个人博物馆。

更夸张的是,据意大利媒体IFTV统计,2019年C罗在ins上的广告收入,已经超过了他在尤文的工资收入——这一年,C罗仅通过ins挣到的广告收入,就高达4780万美元,而他在尤文的薪资,则为3460万美元。

甚至,在2018年转会尤文图斯之后,隶属于KPMG的体育咨询部门,还专门开展了名为「C罗经济学」的专业分析,以估算对比这笔转会的成本与潜在收益,同时评判对意甲联赛带来的影响。

更有趣的是,在周五媒体曝出C罗有意加盟曼联的传闻后,曼联的股价在纽交所开盘后一路上涨,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涨幅达到4%。而2小时后官宣交易达成,其股价又在短短20分钟里再涨近3%。

虽然我们一再强调过,上市足球俱乐部股价的提升,并不与其收入和利润直接挂钩,但C罗回归曼联所带来的积极商业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从推特到IG,从微博到朋友圈,C罗回归曼联在短短3个小时里,迅速刷屏了。不少人惊叹的是C罗的巨大影响力,有些人讨论的是曼联老辣的运作手段,然而更多人的文案,总结起来就三个字:爷青回。

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这桩转会,36岁的C罗在竞技层面上,究竟能给这支曼联起到多大的帮助,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但让离开老特拉福德12年的「小小罗」落叶归根,无论球迷、媒体、球员自身,还是教练团队、俱乐部背后的资本,都无法完全理性、冷静、客观地去评估这一决策的利弊。

在我们记忆中,有18年前他与爵爷合影的青涩模样;有他在2008年莫斯科大雨夜的振臂高呼;也有2016年欧洲杯决赛后,爵爷在球场过道上如同父亲一样,等待为他庆贺的骄傲。同时,藏着我们内心最深处的,还有那无数个周末夜晚的英超直播中,李元魁、苏东、陈熙荣和詹俊的声音。

当我们欢呼C罗回归时,实际上是在竭力地握住指间的流沙,我们百感交集的,是恍惚间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曾经令人魂牵梦绕的过去,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

转会达成时,C罗通过WhatsApp告诉埃弗拉:「我要为我们的俱乐部踢球了」(Im gonna play in our club)。那一瞬间,胜利属于足球。

无论是职业足球的运营也好,商业资本的运作也罢,至少像C罗重回曼联这样的故事,给了我们一个时空倒流的机会,让许多人重温一个圆满的、美好的梦境,重温那个似乎更加纯粹的足球年代。

对于C罗来说,他所获得的其实也已经太多、太多,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事情,需要他再去为自己「正名」。但在这段足坛童话里,不能没有C罗,同样不能没有你我——在他所站立的世界之巅之外,有千千万万的人,为他仰望,为他欢呼,为他鼓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