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世界杯囧事:神秘之师12人上场有人怀抱惊悚娃娃

这世界上有很多神奇又不可思议事件,比如你眼中的那个“傻子,low货”,有一天可能会突然逆袭,搂着美女从豪车中走来。此时人们往往都会好奇不解“他到底做对了什么”?事实可能是,他什么都没做,就是撞上了大运,忽忽悠悠的就成为天选之子。

世界杯上也有这样的奇特经历,1938年时,一支亚洲神秘之师,一场比赛没踢,甚至还没来得及组队,却已经杀入世界杯决赛阶段的16强。更令人惊叹的是,比赛开始前,他们不仅有12名球员出场,还有人怀抱诡异娃娃,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1938年世界杯前,世界已笼罩在战争的阴云和恐惧之下。法西斯的疯狂,正在让世界杯版图重新绘制。

1935年意大利侵占埃塞俄比亚,本届比赛的多场比赛中,意大利人不顾对手的反对,直接传穿上了象征纳粹的黑色球衣,并在赛前行纳粹礼。

1936年7月,法西斯佛朗哥发动政变夺取政权,西班牙陷入内战,球员四处避难,导致国家队无法比赛。

1938年的3月,英法绥靖政策下,德国不费一枪一炮,直接吞并奥地利。为了嘲讽“梦之队”奥地利队,德国纳粹在4月组织了一场与他们的热身赛,但此时的奥地利被改名为“奥斯特马克”,意为“东部边境”,随即奥地利9名优秀球员充实到德国队中,被强制要求参加世界杯。

奥地利球员,有“球场莫扎特”美称的辛德拉尔不愿为纳粹效力,拒绝到新组建的德国队。1939年1月29日,辛德拉尔的尸体在他的公寓中被发现,警方给出的死因结论是一氧化碳中毒。

在亚洲地区,1937年的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扩大化的标志。

本次申办主办世界杯的只有两个国家——法国和阿根廷,最终依靠国际足联主席雷米特的大力支持,法国获得主办权,这让阿根廷人怀恨在心。

乌拉圭的反射弧较长,午夜梦回之际,对8年前欧洲球队放鸽子的行为耿耿于怀,所以拒绝前往法国。大英帝国依然与国际足联水火不容,所以旗下的英格兰、爱尔兰等球队也未参加。

有意思的是,本次世界杯预选赛和决赛阶段的抽签,全部由雷米特5岁的孙子伊夫完成。

本次有36个国家报名参加预选赛,最终选出了16支球队,阿根廷人因为申办权问题,拒绝派队来到法国。而此时的奥地利已经成为德国的一个省,没有资格比赛。

这样一来,14支参赛队就无法按原定规则进行,国际足联只能寻找替补队。经济的大衰退和遍地爆发的战争,让国际足联连连碰壁。他们找来了古巴队顶替后,决定再从亚洲选定一个名额,起初是希望日本和荷属东印度对决,胜者参加世界杯。

忙着侵略他国的日本弃权后,国际足联认为,这样就让荷属东印度参赛有点儿戏,又希望他们能和美国队在荷兰鹿特丹进行一场定资格的比赛。

美国队的情况特殊,先是他们归化的英格兰球员,拒绝在周日的休息日踢比赛,随后因为在费用和补贴上与球队闹翻,直接放弃。

如此一来,荷属东印度创造了一场比赛未踢,就直接进军世界杯决赛圈的奇迹。那么荷属的东印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吗?

不严格的说,荷属东印度就是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大小岛屿散布在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尤为奇特,因此也被称“万岛之国”。

从1596年开始,他先后成为荷兰、葡萄牙和英国人的殖民地。1602年时,荷兰人成立了“联合东印度公司”,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有限公司,主要负责远东地区的殖民、贸易活动,且享有外交、作战等一定的国家职能。

1619年时,荷兰人占领了现在的雅加达,将其改名为巴达维亚,然后以此为据点,逐步控制周边各个大小岛屿。构建出一个北可到达日本,南至爪哇,西起印度洋,东抵马鲁古群岛的庞大贸易版图。

因为残酷的殖民统治,多次引发当地的土著抗议和武装反叛,东印度公司逐渐改变策略,开始分而治之,利用干涉土著继承人等方式,让他们分裂成小部落,再进行控制。

1799年时,荷属东印度公司解散,荷兰政府直接接管该地,但该地依然被称为“荷属东印度”,也被称为“荷印”。荷兰殖民者对内实行商业垄断,对外继续殖民扩张。

荷兰殖民者控制下的印尼,大多数是马来西亚人,还有很多14世纪至19世纪,自下南洋来到这里的华人。普通民众使用的还是马来语和爪哇语,到后来才改良为印度尼西亚语。

印尼处于热带,闷热潮湿、毒虫肆虐,荷兰人根本不愿意在此居住。而到了20世纪初,荷兰国力下降的同时,印尼当地独立和反抗运动不断,荷兰不仅在当地的贸易量下降,殖民统治也力不从心。

当时的荷属东印度虽是殖民地,却拥有3个足球协会,包括荷兰人控制的足球协会(NIVB),以印尼人为主的印尼足球协会(PSSI),还有当地华人为主的华南足球协会(HNVB)。本来国际足联只承认NIVB足球协会。但是随着当地群众的不满和反抗,三大足球协会持续改良,合而为一,即荷属东印度协会(NIVU)。

1938年的印尼,当地多数人食不果腹,有了上顿没下顿,温饱还都没有解决,营养不良问题明显,别说踢球了,走路时间长了都气喘吁吁。

当地足协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位足球爱好者和留洋回国的学生,以他们为基础组建球队,人员依然不够的情况下,有3名华人加入球队,他们是门将陈茂兴(Tan Mo Heng)、陈鸿进(Tan Hong Djien)和陈世汉(Tan See Han)。

因担心实力太差,荷兰足协又找来了几位荷兰人帮忙,对他们的要求是不能太高,也不能太壮,甚至希望这些人能在参赛前将自己暴晒一下,别这么白嫩,要不显得过于突兀。

好不容易,荷属东印度凑够了18人,这里还有几名印度球员和马鲁古群岛的土著后裔,是真正的多国部队。随后他们请来了荷兰教练约翰内斯执掌球队。

他来到球队后,发现一个最为严肃的问题:除了队中的荷兰人外,印尼人踢球不喜欢穿鞋,他们甚至还询问:教练啊,在世界杯赛场上,是不是也可以光脚踢球?

为了能让这支球队不在世界杯上丢人,主帅约翰内斯征得荷兰王室的同意,在世界杯开始3个月前,就让全队乘船来到荷兰,在海牙进行集训。

荷属东印度全度在这里进行了紧张的集训,慢慢也明白了“原来足球是这么踢的”。

他们还进行了两场热身,一次是对战海牙后备队,双方2-2战平,另一场是对战荷兰哈勒姆的梯队,球队以5-2大胜。

这一度让荷属东印度乐观的认为,他们是可以在世界杯上大展拳脚的。主帅约翰内斯也自信的表示,要小心哦!我们会送给世界杯的对手匈牙利一个大礼。

1938年6月5日,荷属东印度与匈牙利的比赛,在法国图卢兹市政球场进行。

荷属东印度球员走进球场时,现场球迷传来的是一阵阵惊呼。因为他们实在太瘦小了,普遍身高在1.65米到1.70米,体重在130斤左右,最高的球员1.75米,还是荷兰人。相比那些膀大腰圆,身材魁梧的匈牙利球员,他们更像是一群还没发育好的孩子。

荷属东印度队长阿奇玛德的职业是医生,他有高度近视,进场时还戴着眼镜出场,又引起一片哄笑。在此之后,国际足联要求,球员在上场比赛时,不得佩戴眼镜,直到60年后,才为荷兰球员戴维斯破例。

双方球员进场后,站成一列正要奏响国歌时,看台上有人对着裁判高喊:怎么回事,这个队怎么出来13个人?

裁判随即叫停了比赛,开始数起人数:1、2、3、4、5……12,裁判又叫助理裁判数了一遍,还是12。

裁判愤怒的叫来荷属东印度的队长阿奇玛德质问:装傻充愣,蒙混过关,欺负我数学不好啊,怎么上来12个人,不知道比赛是11个?阿奇玛德立即数了一遍,没错啊,11个啊!

裁判有些愤怒,又数了一遍,啊?怎么变成11个人了,闹鬼了?出灵异了,大白天来一出球场惊魂是吗?这是助理裁判也帮忙重新点人,又回到了11个。

荷印队长急了:找茬是吧,欺负我们队啊?裁判正在满头大汗的时候,从场下又跑上来一名荷印球员:是不是少个人啊,我刚下去换了双鞋,现在人齐吧?

裁判破口大骂将其赶下场,总算人数对了,刚要示意场边奏响国歌,场边又有人喊了起来:裁判,你看,他们还是12个人?

主裁这次不敢大意,马上再次清点人数:没错啊,是11个,不多不少!然后又叫来边裁帮忙。

看着裁判一遍又一遍的清点人数,场边观众大笑起来,然后指着队伍末尾的门将。

裁判小跑过去,脸色顿时有点苍白,他看着门将陈茂兴抱着一个娃娃,这个娃娃诡异的看着他,然后不停的笑着……

裁判冷汗直流,磕磕巴巴的小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走错场地了,要做法是吗?

陈茂兴是在队友的翻译下,才知道他说得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这是我的吉祥物,每次带着他比赛,我都能保证很少失球,甚至不失球。

裁判立即要求他将这个玩偶放到场地边,遭到了荷属东印度全队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个娃娃会给球队带来好运。争执之下,陈茂兴反问对方:哪条规则说不准带娃娃出场,拿出来,我就听你的。

此时比赛一波三折,迟迟没有开始,场边嘘声阵阵,裁判没有办法,只能应允他。

很多现场观众好奇的是,作为守门员,陈茂兴比赛时也抱着娃娃比赛吗?并没有,他将娃娃以一个奇特的姿势,挂在了球网上。

比赛正式开始后,荷属东印度的球员发现,匈牙利人踢的足球有一个特点,就是根本不让他们碰到皮球,对方动作像电影快放一样,他们有时眼神都跟不上。

尤其是利用荷印队身高较矮的缺陷,匈牙利频频用高球冲击对手防线。现场很多球迷用侮辱性的词汇称荷印队是“侏儒队”。

陈茂兴的好运玩偶并不管用,上半时匈牙利队就打进了4个进球,还有多次击中门柱。下半时有所收敛的匈牙利人,再进两个球,最终以6-0大胜对手。

比赛结束后,筋疲力尽的荷印球员垂头丧气的走下场,因为本次世界杯的赛制是单场淘汰制,这意味着他们的世界杯之旅全部结束了。

也正是从这届比赛后,国际足联明确规定,比赛时,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带着任何玩偶出场。

荷属东印度队惨败后,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来到荷兰,受到荷王室的接见。在这里他们与同样首轮被淘汰的荷兰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球队2-9惨败,这次他们没有带上幸运玩偶。有消息称,这种玩偶,只有在自己的祖国才能起到作用。

随后荷属东印度又与海牙选拔队再战一场,结果0-2输球,全队随即回到印尼后,这支球队宣告解散。

1945年后,印度尼西亚宣告独立,从此之后,他们再也没有闯入世界杯,甚至连进入到亚洲区预选赛最后阶段的机会也没有。

尽管那次世界杯遭遇了惨败,且参赛时,他们遭遇了观众的不解甚至嘲讽。但这种奇特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

带着玩偶上场的陈茂汉在1951年,还代表了印尼参加了与新加坡的比赛,他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名,既代表荷属东印度队参赛,也代表印尼参加过足球比赛的球员。

当年那支球队中很多人下落不明,最不幸的球员是弗兰斯-阿尔弗雷德-梅恩,他被日本人抓到了航母隼鹰号上当劳工,1944年马里亚纳大海战时,隼鹰号险被击沉,梅恩在不幸丧生,时年34岁。

满打满算,荷属东印度队从成立之初,到解散,只踢过一场正式比赛,却是世界杯的关键战。

世界上很多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很多国家努力几十年都完成不了的梦想,却被荷属东印度误打误撞的完成了。

从1930年到1938年,三届世界杯进行后,人们逐渐为足球和世界杯的特有魅力所陶醉,可此时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像陈茂汉手中祈求带来好运的玩偶一样,人们对于和平的期盼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同样被少数人打破甚至踩碎,足球不可能不受到波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